故事:丈夫打工赚了钱,把她和孩子赶出门,一打听才知他马上二婚

1033 人阅读 | 6 人回复

发表于 2021-7-13 10: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2530cuwfjxgqy7rfjomn.jpg

本故事已由作者:子时铄,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周三下午,金马商都。
趁着一天客流最少的时候,吕思佳又开始绕山绕水劝说徐美玲不要在店里做了。
做咱们这行最累了,看着赚不少,但如果没完成业绩,一月最多两千块基本工资。
最重要的是时间太长,全月无假。你家娃是上幼儿园了,可放学时间正是我们店最忙的时候,你想请假都不行。
你图什么呀,还不如去找一个朝九晚五的的轻松活。
就算回家带孩子,也比在做这儿强。吧啦吧啦吧啦。
自从徐美玲来上班,吕思佳已经这样劝她不下五六次了。
每当这时,徐美玲都沉默以待,要不就是低头,更加卖力地把厨房的犄角旮旯,大小厨具擦得锃光瓦亮,以行动决绝地向吕思佳表明,自己会坚守阵地的态度。
吕思佳在这个小吃店工作快三年多,身为店长一年多,是店里资深元老。
徐美玲刚来两个星期。她不爱言语,天天忙不停,眼里手里全是活。除了店里的事儿,她很少跟别的服务员搭腔聊天。
八卦的小店员不知道哪里听来徐美玲的消息。
其实她也是个可怜人,之前住乡下,男人在城里赚到钱就把她给蹬了。为了生计,一个人拖了孩子,来城里投靠远房亲戚讨生活。
也是,但凡谁有点本事,谁会来小吃店做小工呢。
吕思佳听说了,心中竟泛起一丝怜悯。
2
吕思佳自己也是从农村出来打拼的,家庭背景跟徐美玲挺像。
吕思佳的家庭是他们家族中条件最差的一家。亲戚们势力,从小到大,吕思佳在家庭聚会里没少遭到奚落和轻视。
她自己读书不咋地,也不是让人惊艳的大美女,容貌顶多算得上清秀。
勉强上了个技校,吕思佳到城里来打工,干了好多份最底层最累的工作。后来踉踉跄跄撞到这家小吃店里,先从店员做起。
工作的确辛苦,好在工资不低。
这家小店位处繁华商圈,主打小吃是老板精心研制的秘制酱料,在抖音等各大平台上小有名气。
小店普通一天流水至少六七千,周末节假日营业额更高,店员们虽然辛苦,可是一月收入比城里好多白领都可观。
一年后,吕思佳升为店长,收入又高了一截。
虽说天天待在店里这一亩三分地,可每天跟各种形形色色的顾客打交道,身处时尚靓丽的大都市森林,吕思佳见识也涨不少。
她渐渐地学会不少服装搭配,彩妆教程,人出落得越发明丽动人。
过节回家,吕思佳把在城里汲取到的派头展现在家族中,赚足了面子。
亲戚们一改往日刻薄的态度,对她的品牌大衣和不同色号的口红艳羡不已,夸她有本事,能扎根大城市。她飘飘然起来,当即夸下海口,还给表弟介绍到自己店里送货。
年后店里又走了个店员,吕思佳拍着胸脯保证,让另一个表妹来店里做服务员。
这事儿都跟老板说好了,板上钉钉稳了,半路却杀出个徐美玲。
徐美玲就是老板亲自临时介绍来的,说是工商局一个领导的远房亲戚。老板不敢怠慢这层关系,安排她在店里做店员。
亲戚面前失了信,吕思佳特没面子。无处发泄的怨怼冲掉了她心中那一丝怜悯,面对木讷刻板,只会低头干活的徐美玲,她愈发看她不顺眼。
她不是喜欢表现吗?吕思佳毫不客气店里最细碎繁琐的活络全扔给徐美玲,吩咐她一个人完成。跟她说话口气也开始大呼小怼,处处刁难她。
两个店员也不太待见徐美玲。多来个人还要多分提成,又看见吕思佳的态度,也都学样儿不拿好脸子给徐美玲。
吕思佳更乐得见到这样的情况,她期待徐美玲受不了,可以自己主动知难而退。
可徐美玲硬气得很,面对刁难,从不跟人起半点争执,却也不卑不亢,沉着稳重,自带一股摄人的气场。偶尔提出点工作上的建议,有效且中肯。
咬人的狗不会叫。吕思佳想。
3
周末,商场人声鼎沸,小吃店也在应对高峰期,门口也排了两路队。
店里明显人手不够,老板也得亲自上阵。
老板姓薛,长得星目剑眉,身材魁梧。吕思佳她们都管他叫薛哥。
在薛哥跟前,吕思佳卯足了劲儿表现,像只旋转的陀螺忙前忙后,好像店里哪个节点离了她就不行。
正当她们忙得脚打后脑勺时,突然发现,主打小吃糍米团的米饭用完了。
当小店员报告,锅里的米饭只够做两个成品,可收银台早打出的一叠小票,起码有十几个顾客在等糍米团。
薛老板急张口就骂,小店员吓得战战兢兢。
吕思佳抹抹额上的汗,眼珠一转道:“薛哥你别急,我们马上用高压锅压,应该来得及。唉,徐姐她新来的没经验,我提醒了她好几次,她还是煮少了。”
其实煮米饭是另一个店员的工作,吕思佳故意把锅扣徐美玲头上。
而她这时才发现,徐美玲,人都不见了。
高峰时期,擅自离店,罪加一等。徐美玲这回肯定会凉凉了。
薛老板指着她鼻子吼:“来得及个屁,你脑子里都是豆腐渣吗,干这么久店长还犯这种低级错误,滚边去!“
吕思佳楞了片刻,又羞又气,鼻头一酸,眼泪差点没下来。
店外久等的顾客已经在骂了。薛老板一边赔笑安抚顾客,一边扭头吼让吕思佳她们赶紧焖米饭。
这时,徐美玲出现了,手里还提着一个超大保险盒,里面装满了热气腾腾的米饭。
徐美玲早就料到米饭不够,跟小店员说了,别人也不当回事。她当机立断自作主张,不跟任何人打招呼,去不远处的饭馆买上一大盒米饭。
简直是及时雨。食材到位,大家按流程忙得有条不紊,很快出餐了。
4
当晚,吕思佳就在出租屋内,跟薛老板吵了一架。
吕思佳抽噎得快断气了:“当初你说的,疼我一辈子。今天为这么点破事,当这么多人的面骂我,我都没脸待在店里了。“
薛老板一副得理不饶人:“我要你这个店长是做什么,是为我的店解决问题。你自己干得不行,还要赖到一新手头上。你这种格局,能做什么!“
吕思佳悲愤无比:“三年了!我没日没夜替你干活。上个店长每个星期都休假,我除了过年,全年都在店里,没有功劳有苦劳吧!现在开始嫌弃我没格局了。你良心都让狗给吃了!“
薛老板冷哼一下:“我没发工资给你吗?你还要我怎么样!你要嫌我这里庙小委屈你了,分分钟可以走,我绝不拦你。“
吕思佳哭声戛然而止,把他的话咂摸一会儿,面目逐渐变得狰狞。
“姓薛的,我白天在店里给你赚钱,晚上跟你回家,你现在玩腻了,你就想扔掉我,告诉你没这么容易,我吕思佳可不是破鞋,想甩我,没那么容易!”
薛老板见她发狠了,口气软下来:“我的意思是说,你要当好店长,多去看看关于管理方面的书,别成天在网上购物刷短视频,多些理论知识,才能结合实际管好店呀!哎呀呀,你看你,说两句就生气。”
5
吕思佳心中颓败得不行,一连好几天在店里都没精打采。
她后悔跟薛老板撕破脸。
说实话,如果薛老板真的要踹她,她也翻不起什么浪,她就是嘴狠,其实胆子很小。
她跟了薛老板两年了。当初他还没离婚,他一会儿送衣服一会送首饰,夸自己如何能干,信誓旦旦承诺,他离婚第一时间就要娶自己。
她信以为真,全身心交付,陷入他制造的甜蜜旋涡中。
后来听说薛老板离婚,她期待有天能上位,成为店里名副其实的老板娘。
尽管吕思佳知道,薛老板脾气不咋地,还不止她一个女人,可她还是打心底渴望能跟他结婚。
薛老板这是她可以选择的范围内条件最好的男人,嫁给他不但自己在家族里有面子,还能彻底提升自己的阶层。
可她知道,男人现实得很,找女人除了美色,还得看对自己是否有用,自己没什么筹码,只能拼命表现,让他知道自己能当好贤内助。
没想到,自己这么付出,他还是打心眼里看不上自己。这样的男人,还有跟的必要吗?
吕思佳伤心欲绝之时,事业上突显一丝曙光。
有家店,想来挖吕思佳。
6
吕思佳虽说是店长,忙的时候也会干店员的活。有一个顾客,隔三差五都到他们店里消费,每次都买鱿鱼卷,指定要吕思佳做给他,说她卷的比别人的好吃。
多接触几次后,吕思佳知道这个顾客叫老胡。老胡个头不高,肚子胖胖的,总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两个小店员都说笑说他看上吕思佳了。
一次趁没顾客,其他店员也都不在跟前,老胡向吕思佳表明心意。
他想让吕思佳去他新开的一家洛丽塔餐厅当领班。
老胡说她长相比较显幼态,符合他餐厅的主题,行动处事又有成熟女人的干练,又有管理经验,希望她来他店里当领班,待遇从优。
边说边用他胖胖的手指有意无意划过吕思佳的胳膊。
吕思佳小心脏嘭嘭直跳,竭力控制好面部表情,矜持地表示再考虑考虑。
老胡一走,吕思佳忍不住欢叫一声。
她早就听过这种餐厅,店员都穿着洋气的裙子,像公主一样。来店里消费的都是有品味有实力的年轻人。
一转身,就对上了徐美玲的眼睛。
吕思佳吓一跳,做贼心虚嚷:“你在这里做什么,让你把红糖块磨成粉,你都做了吗?“
徐美玲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没由来一句:“别被人家说什么都是什么,自己长点脑子。“
吕思佳腾一下火了,吼,先管好你自己吧!
一个乡下来的,还对自己指指点点,凭什么!
吕思佳一时恶向胆边生,第二天就寻了个由头重新给店员们排班,把徐美玲安排到下午的班。
下午班是最累的,而且要晚上十点才能走。
你不是喜欢干活吗?我就让你干个够!
6
尽管吕思佳对她的橄榄枝欢欣雀跃,可她还是想再给薛老板一个机会。毕竟两年的情分。
去找薛老板时,他正好在大排档跟他的兄弟们喝酒吹牛。
他的一个兄弟跟他嬉笑着说:“你那个小店长,什么时候收了呀?“
薛老板正咬着一块烤排骨,呸了一口:“收她?她也配!”
吕思佳暗暗攥紧衣角。
又听薛老板笑嘻嘻地说:“咳,我给你们算个账哈。她替我看店,几乎不休息,晚上陪我睡,我一个月最多只给她一万块,既解决需求,又赚钱了,现在找外面女人都是千八百的,上哪儿找这么划算的事啊!哈哈哈……”
那只攥衣角的拳头越来越紧,指甲深深抠进肉里,钻心疼。
三个月后,当地的媒体曝出一个新闻。一个以洛丽塔风格的咖啡屋被查封。涉及其全体工作都被依法逮捕。
听到播这起新闻时,徐美玲正在给孩子洗澡。
薛老板推门回来,大咧咧坐下:”新招这个店长学得挺快,做事麻利,就是心眼太多,说工作量太大,要给我给她加工资。”
徐美玲看都没看他一眼,没吭声。
薛老板又嬉笑对她说:“要不,你来给我当店长好了。我再给你加0.5的提成,我们夫妻做不成,情义还在嘛。”
徐美玲侧看他一眼:“真的?你未婚妻,没意见吗?”
薛老板愣了一下,嘎嘎笑两声,算是做了回答。
徐美玲冷哼一声:“算了,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了。前天我试了你给我的酱料,跟你店里卖的是一样的。你也放心,以后我开店,一定跟你保持距离。”
薛老板皮笑肉不笑:“你看你,你想要酱料秘方,我会不给你?你偏要去我店里吃苦受气,还不许我告诉别人你是我前妻。你呀,以后再找男人,可得改改你这犟脾气。女人太硬气了不好。”
徐美玲径直进卧室关上房门。
她早就受够这个男人的虚伪。
7
徐美玲婚姻遭遇背叛后,刚毅性格使然,她终究无法委曲求全。
她没文化没技能没收入,愤然离婚才发现,在社会上独立何其艰难。
前夫的秘制酱料是几年前花高价所得,薛老板几经改良,在市场上反响很好。
可不是有了秘制酱料,开店就能成功的。
她利用薛老板对自己一丝尚未泯灭的愧疚和情分,要求进入他的店里学习开店各项环节,汲取开店经验。
对于吕思佳,徐美玲知道她在自己离婚前就跟薛老板有一腿。但她不过是她前夫众多情人中的一个,最傻的那个,最拎不清的那个。
徐美玲极为厌恶前夫的德行,她其实也想找机会提醒吕思佳,告诉她一些实情。
但几经交道打下,她并不认为,吕思佳,是个值得她帮助的人。
徐美玲也是个普通人,多次被刁难排挤,心中难免怨怼。
所以,她才会眼睁睁看着薛老板给吕思佳下套,托人骗她跳槽到那个暧昧场所。
吕思佳处心积虑上升自己的社会阶层。
薛老板同时和城建局局长的女儿谈婚论嫁了,期待他第二次婚姻能助他钱途更顺。
丈夫打工赚了钱,把她和孩子赶出门,一打听才知他马上二婚
他们都是一路人。
这个社会上,很多人都在卯足了劲儿往高处爬,不惜踩别人的肩膀,不惜舔别人的血,不惜失掉自己最基本的底线。
徐美玲只求自己应得的那份。她喜欢挺着腰板,舒心快乐做事,堂堂正正做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共 6 个

梅菲斯特

发表于 2021-7-13 11:3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道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6822

发表于 2021-7-13 11:32:45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学习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一晗

发表于 2021-7-13 11:3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道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好影者

发表于 2021-7-13 11: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支持一下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53842

发表于 2021-7-13 11:46: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共同发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叶儿儿

发表于 2021-7-13 11:5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找到好贴不容易,我顶你了,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谈客

发表主题 0

热门推荐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