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职故事】一个丰县女孩在上海、昆山和东莞的打工生...

1122 人阅读 | 6 人回复

发表于 2020-9-22 17: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蒋雪花
图:来自网络
在我的打工生涯中,总共有三站。第一站是上海,2002年,我21岁,打工时长为7个月;第二站是昆山,2003年,我22岁,打工时长为16个月;第三站是广东东莞,2004年末,我23岁,打工时长为9个月。
从这些数字中看出,好像我是属于打工“稳不住窝”的那一种人。其实我不是。我对于我每一个打工的地方都是特别的认真,不遗余力的付出。之所以不久就离开当然这之中有着一定的缘由。
181500bo1ituu1sttsmtum.jpg
第一站时我是一个普通的电子加工员,由于公司要搬迁,并且也赶上了过年,所以过完年我就不再选择那个公司。当然,我对我科长的印象也不太深刻,因为他当了我们一个月多的科长后就跳槽去了别的公司。剩下来的五个多月里,一些事务全由班长代劳,直至我离开都没有新科长上任。
所以说在我打工的路上对我印象最深刻,影响我最深的当属我的第二站和第三站。
第二站也是电子公司,是一个有着总人数800多人的台资公司。主加工耳机,本来是打算做普通员工的我,却被上天给了我一次特殊的安排,一眼就被我的科长(女,安徽人)看中,选为了公司内部保安。论工资待遇当然比线上的工作人员翻倍,轻松,且更能历炼人。除了做好安全检查外,还要每天去工作线上查看员工的工作状态,宿舍也属于我的管辖,不按规定来的,我要想方设法的去给他们做出一定的讲解。
哪怕自己累啦,病啦,都要兢兢业业,事无巨细的讲说着,但我从不会去骂他们的,因为我们都是不远千里聚在一起的打工人。我拿我的怜悯之心,用软管理的方法“治人”,绝对不会去拿一个脏字去“砸”他们那温热的心灵。这也许就是我管理方法的“杀手锏”。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公司上下的人都称我为花姐。我想那是我打工生涯中的一段最华丽,最温暖,最熠熠生辉的岁月。以致到现在,每每想起,我都自己以自己引以为傲,温彻欢喜。
之所以我的工作能顺利进行,这当然离不开我的科长她努力的指点与传教。我感觉我与她的关系是,既是我的顶头上司,也如一个把关爱给了我的姐妹。刚一开始时她对我特别的苛刻,算不上刁难也差不了几步了。她有她的个性,当然我也有我的自尊。我坚持在不违背常理的情况下,我拿着一颗不服输,要胜任自己工作的心态。在心底与她“杠”上了劲。
一个月过后我的试用期满,队长对我的满意度相当高,她呢?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就确定让我继续干下去。慢慢的,我感觉她看我的眼神变啦,由原来的犀利变的越发的温柔,更感觉正在向亲切靠拢。说话的语气也温和了不少。从此,我又对她换上了一个新的标签。上面挤挤挨挨的写满了温馨,写满了热情。
她是安徽人,出生于1979年,气质非凡,长着一个天生当官的架子。身材高挑,长发飘逸,明眸皓齿,肤如凝脂,且吹弹可破。可以和当今的当红花旦影星媲美。
我听说她由于家中父亲的病因,本考取了大学的,却不得不弃学而走上了一条打工之路。我非常欣赏她做事的执着态度,春来秋往中她每天都早起跑步,以一个精神饱满的状态给我们总务科的人一天一开会,当然每一个星期的公司早会都是她第一个上去发言。且从不看草稿,她手中虚握话筒,袅袅婷婷,气宇轩昂的站在公司的台阶上对着我们,把公司的一些相关事宜,一项不落,一字一句的说给我们。
台下的所有的人好像都特爱听着她的安排与讲解。台下的员工没有交头接耳谈话的,甚至连平日里那几个爱挖腮搓脚的人也都坐的板板正正的,在全神贯注的听的津津有味。
181500o0bmumzmlutp9us4.jpg
我很庆幸在我打工的路上遇见了这么一位敬业,干练,努力拼搏进取的人。她的做事风格与态度,使我耳濡目染,也受益匪浅。
我和她的交往大多都是因着公司之内的事,当然也不乏会有其它的一些事把我们联系在一起。偶尔几次她总会把她的一些好吃的小吃分给我一点,有时她也会耐心的指导我该怎样去处理工作上遇到的一些难题。字字珠玑,词词达意,绝无空洞,不矫揉造作,不形同虚设。让人感觉她温柔如水,且又城府深邃。不愧是我们公司的精英。
在她在任的期间,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我总共回过两次家,自然也请过两次假,每一次我找她批准签字时。她都是既严肃又笑意盈盈的给签了字。并且还问我需要钱吗,然后她总要起身送我几步,还郑重其事的嘱咐我:路上要注意安全,要小心啊……这些事情,已随着钟摆的滴答声远走了十几年,但不知为什么,有时它们总会过来抵碰一下我那个即将沉睡的心底一角。是不是老天它也为我眷恋呢?也许吧!
在昆山打工的期间我学了简单的电脑,是因为公司的领导们想提升我。其实在我进入公司的第三个月时,就引起了公司领导的注意,在他们的器重下,一向秉持做事严格,执着的我,做起事来也就越发的“卖力”。但我偏偏却为了我执着追求的那个男孩,而毅然决然的向公司写了辞职报告,准备去东莞,这时的时间为2004年的9月底。
其实在我辞职的那个时候,我们的总务科长换了一个刚本科毕业的男大学生,年龄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正值青春大好的年华。据目测,身高大约一米七五,皮肤偏白,鼻梁高挺,浓眉大眼。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好一个潇洒的形体帅男。他和我们的那个女科长一样,也是来自安徽的一个乡村。
由于我们都属于公司总务科的工作人员,也是半个老乡,从他进公司的第一天起,他就会时不时的向我咨询一些关于公司之内的事宜。当然,一向待人热情的我,不管是他问到的,还是他没问到的,只要是我想到的。我都会面面俱到,且慢条斯理的讲给他。当然,这样一来就非常有助于他工作的进展。
我在昆山公司的工作继续进行着,尽管我把辞职书递上去了一月有余。可公司仍没有批准。因为我把辞职的缘由全告诉了我们的科长,而他把我给其他人说的,又告诉了我们的那个台资老板的姐姐。
有一天中午我们吃过午饭,我又问他我写的辞职批准了吗?他说:您还是留下吧,咱公司的“头”(老板的姐姐,年龄五十多岁)挺欣赏你的,过段时间打算提升你的。还告诉我,还是回家找个对象的好……可我就是听不进去劝,还是要“一意孤行”。
尽管我所喜欢的男孩说他想和我分手,并且他的家乡是离江苏丰县有着一千多公里的异省他乡。辞职就是想为了和他在一起,想去他所在的广东的那个厂,其实我和他在昆山公司的相处时间也就是三个月。他为了能有更好的发展,选择到广东去了。就这样,我以平均每个星期写两到三封信的方式,一直和他保持着联系,偶尔也到公用电话亭打打电话。因为在那时没有像今天的智能手机这么方便。
181501z7mnos1p7sb1wbe9.jpg
时间又在不知不觉中从指缝滑走了三个月多,在我写了第三次辞职书的时候,公司终于肯撒手了。
在我给我的男友分开了13个月,写了112封信之后。在2004年的12月4日,一个有了那么几分凉意的初冬的早晨,我离开了我工作16个月的昆山的电子公司。从此之后,再也没有见过我的科长。也许,人就是这样,一生中会遇到很多人,也会和很多人打过交道,共处过事。一旦分开,就是永远的分开。成为了永恒的记忆,一些过去的事情只能在记忆中打捞。如果能再见,那绝属奇迹。
在我坐了28个小时的火车,从昆山长途跋涉到广东时,见到了天各一方的恋人男友。与其说我做事是执着的,也是固执的。明明家里有大把的给我做媒的人,我偏偏喜欢上了他,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公。当然了,到了广东东莞之后,我当天就被安排进了厂,是一个有着2000多工人的箱包厂,老板就是当地人。之所以如此之快进了厂。主要是我男友的班长是他的老乡的缘故。
第二天一早,我就在公司转悠,感觉这个地方好陌生又好熟悉。陌生的是那里的气候,那里的人,甚至是只适合南方气候中生长着的一些树儿,就连树上爬的那几只蚂蚁都对我好冷漠。熟悉的是,我有着这么一个令我痴迷,且细心体贴的男友。
在那一刻,我感觉我所有的美好都藏在这个厂里,爱情的美好就要在这里开始酝酿。更感觉这一辈子的幸福之路就要从这里开启。其实这只是一个幼稚而又天真的想法。婚姻的幸福与否并不是恋爱时的甜蜜那般美好。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到了中午的十点多时,我被一个品检科的女班长喊上了二楼的车间。她当时三十五岁左右,是四川人,姓李,有点矮,有点胖,且又有点黑,听说她已是两个女儿的妈妈了。在公司已工作了八九年,当班长两年多。
走到二楼的车间口时,她动作敏捷的换上了一双车间的专用鞋子。并微笑着对我说,你的就算了吧,反正你是第一天。于是就这样我跟着她到了她的办公室,她顺手递给我了一大张复印纸和一支碳素笔。告诉我说先写写你的个人简历和你一些从事过的工作,字数三百左右就行啦。当时的我随口答到:好的,李班长。
我坐在她的办公椅上,开始写简历的时候,她马不停蹄的又走向了她的车间。这时我感觉我的耳边全是那一些机子的噌噌声,一声紧接着一声的逼近了我的耳膜。直叫人感觉这是一个朝气蓬勃,充满了无限活力的大公司。我边想边写。一些工作的地方,和从事的职业,写的即详实又完整。
但不知是什么时候,我写满了正面的纸张,又写到了反面。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我刚落笔,班长也正向我跨步走来。她问我,写好了吗?如果好了,我要拿着你的简历送到科长那儿去。我赶忙起身,告诉她好了。
她点了一下头,我双手把那张反正面写的密密麻麻的纸递到了她的手上。她匆忙的告诉我说:“你先坐着,我到科长那儿去”。这时的我,心中是有点忐忑不安的,因为面试的是品检,明知品检是比车位工有着稍高一点的要求的。
我又在心里自己劝自己随它去吧,大不了从零开始,当个普通的平车工也行。这时的我踯躅着,犹豫着,仿佛在这一刻,整个车间的机子声都在往我的耳朵里钻。这时的焦虑与不安,仿佛更让我留恋我那昆山即将提升的“光彩照人”的工作。因为我清晰的知道,凭我的文化程度比较适合内部提升。
想在一个新公司“一步登天”,那是不可能的。可要知道,有多少位大学生都是被拒之门外的。但我又在想,一个小品检是不需要多大文化的。我在那里思忖再三,不时的看望窗外,不时的又把眼睛瞟向办公室的门口。
大概过去了十七八分钟的时间,正在我往门口张望时。一个穿着红色高跟鞋的女子正好被我的眼光一扫无余。当时的我心头一震,在还没来得及,发出一个“哦”字时。她就满面春风地,向我说了句:你好!问我:你就是蒋雪花吧?
我赶紧笑意绵绵,且干脆利落的回答:是!然后,她再也没多说什么,就把我带到了公司的第二车间。然后叫了一声班长的名字,随即我看到了几位穿着品检工作服的女孩正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但对此我并不以为奇,曾经我也是见过世面的。在我还没转过神来,我的那个李班长,就指给了我一个空位子。从此那个位子就是我与其“肌肤相亲”了九个月的地方。
其实当箱包的品检一点都不难,主要检查针线的匀称程度,还有就是针线的走向。以及那些配件有无瑕疵。好的,合格的搁置一边,不合格的置之一边,过不了一会就会专有人员拿走返工。
工作了大概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基本上适应了,感觉工作起来得心应手了不少。就这样一天过了又一天,每天都是从早上的七点二十起床,然后到了下午的五点结束一天的工作,偶尔因为赶货,也会加班的。但不管工作到几点结束,工作报告是必须要写的。
当然了,在我打工的所有路上,我似乎没有偷过半点懒。就连每天的工作报告我都做到了极致。哪里有问题,或出现了哪些质量的情况,我好像做的没有任何“纰漏与瑕疵”。因为我认为所谓的品检一定要注意到一些事物的细枝末节,才能对得起这个工种和这个称号。当然,我身边总不乏有那么几个浑水摸鱼的人,检查的时候好像从没有严谨过。当然会受到领导那儿相应的批评。
181501agesar2pwbfes93w.jpg
在我工作了一个月过后,我的科长她会经常到我的身边来说几句话。然后就走开,也不长留。每次她走后,我旁边的一些工友们就总会议论她一点什么。说她,三十多岁的年龄,美的像二十几岁的大姑娘。
不过,确实,绝属当之无愧的大美女,可以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其实她是四川的山里人,完全看不出,刚一开始时我以为她是广东的当地人。她大专学历。最喜欢穿红色的皮鞋,这是她留给我的最深印象。
在那个厂工作,每天早上的上班之前是必须要做早操的。除特殊天气外。我们品检科的所有人每一天都是由我们的科长带领着,她轻盈而又稳健的动作里藏着的全是一个人做事的风格与态度,沉稳与老练。做完操之后她总是要快速而又耐心的讲一下工作要领,每一次大概十分钟的时间。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全是一个成功人士的优雅与感性。
在我在那个厂工作了两个月过后,我与那个厂,与厂里的工人,与我的班长和科长一切都越来越熟悉。显然这样工作上的一切难题我都能在大家的帮助下迎刃而解。人在外地,特别是工友间的互相照顾,和上司的青睐。让我倍感到人间的温情无处不在。有一些老工友给我说:雪花,你好幸运,科长对你挺好的,自从你来了之后,她往车间来的次数多了。是的,我能明显的感觉出,她对我是爱戴的,也喜见的。
时光如泼墨式的在记录着我的一天又一天的打工生涯,它好像在我这儿从不吝啬,虽然打工的日子在大家的眼里是苦涩的,没有前途可言的。但我感觉它带给我的是那个青春年华该有的色彩与幸福!
在我从事的那个工种里,我们的上司有班长,科长,还有一个科长的助理。科长的助理当然与我们之间也有着密切的联系。因为我们每一天的工作报告都是由她先过目的,发现了特殊情况后是要经过她的手传达给我们的科长的。
她有很多次都走到我的身旁,给我说一些科长对我的满意与器重,她告诉我,我入厂时的那个个人简历她一直压在她办公桌的玻璃下。并且还告诉我,说全厂七十多个品检工就我每天的报告内容写的最好,特别是字,在这一班人当中是属于写的最好的。当然,这样一来,直接就督促了我工作的动力。有科长和助理的认可,我似乎工作的更加努力,当然心情也美美哒的。
但打工并不是长远之计,老公家在催着我和我的男友结婚,男友说结过婚不再打算打工,要走做生意的道路。于是,我又要辞工了。那是9月初的一个下午,天空中的白云三三两两一团又一团,厂中的棕梠树终于又送走了一天的热气,在垂着脑袋,快要昏昏欲睡的样子。
这时,时间大概是下午六点钟的样子,呆在人群中的我,忽然听到科长她在喊我的名字。这时的我立马应声,我挤过人群,走到她的跟前。她先是送给我了一个礼物(毛巾),然后又满眼不舍的看着我,柔声细语的告诉我:保重!要多照顾自己!这时的我只简短说了声:谢谢我尊敬的科长您!我会的!在这一刻,我越发的不舍得走了,如果现实允许的话,我多愿在这里继续工作。
在那一刻,我看到工厂里有的人在打水洗澡,有的在呼朋引伴的说要去逛街,有的说咱在一起打扑克吧……而我呢?就要离开,就要离开这个我熟悉的工厂,就要和我的工作画上句号,就要离开我亲爱的工友,特别是对我器重而又关爱的科长。我心里好难过,也好茫然!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红尘一世,在生命的来来往往中,我们每个人都在扮演着聚散分离的角色。聚之喜,分之痛,离之苦。五味杂陈!时光如奔流不息的江河水,一去不返!往日的经历,已成为了生命的一种过程,一种必经之路。如果可以,我多愿再重来一次,我以倍加珍惜的心态对之,以最真最纯澈的心灵浸润我们之间的情谊!
181502hjludzttr6bmlmg4.jpg
我的科长们,你们现在都过的还好吗?不管你们现在呆在哪儿,或从事着什么工作,您的员工雪花都把最真诚的祝福送于你们,愿你们的心灵能感触得到,在远方的我再次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千言万语寄心间,也只有就此搁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回答|共 6 个

xiaozhong

发表于 2020-9-22 18: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该说些什么。。。。。。就是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注册黑人

发表于 2020-9-22 18: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道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郝小茜

发表于 2020-9-22 18: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 收益 匪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hldohbia

发表于 2020-9-22 18: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的很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梅菲斯特

发表于 2020-9-22 18: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楼主您辛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遨游2016

发表于 2020-9-22 18: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的很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吴丰伟

发表主题 0

热门推荐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