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莞的找工作的日子

1055 人阅读 | 6 人回复

发表于 2020-9-15 18: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82120.png
东莞,是什么样的一个地方?我想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有人说那是一个遍地是黄金的城市,也有人说那是一个充满着资本家们奋力压榨劳动者剩余价值的城市,还有人说那是一个夹在深圳广州之间的穷途末路的工业城市,不信,请看看东莞的车牌——粤S的S不就是夹在深圳跟广州之间的一横被挤压出来的吗?更有人说这里是曾经是男人的天堂,莞式服务的ISO享誉神州大地,大江南北……我不敢说东莞是一个好地方,可是这里却有着一股神秘的魔力,吸引着成千上万的人到这里寻梦,而我也曾经是这队伍里的一员,准确地说,我真真正正的打工生活就从这里拉开了序幕。

2002年7月,我毕业于广西一所普普通通的师范学院。原本以为可以分配到当地的学校当一名老师,站在讲台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我美丽的教师梦被现实无情的打破,当年广西的师范毕业生已经不再享受“包分配”的待遇。我很荣幸地赶上第一批毕业即失业的大学毕业生。

当大部分同学还为分配名额拉关系,走后门的时候,我已经在毕业学校所在地的城市找到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活儿——在一家网吧做网管。当网管不是什么好职业,一日三班,熬夜是经常的事,而且还受人歧视。辛苦了差不多两年,还清了家里供我读大学的费用之后,我怀揣着剩下的3000多元,去了东莞。之所以选择东莞,并不是冲着ISO服务而去的,而是我有个同学在石排的工厂做品管。

我还清楚地记得,第一天去东莞的情景。卧铺车上到处弥漫着臭袜子的味道,让人觉得很恶心,当车子缓缓地驶出车站,向广东方向开去的时候,“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我有一种莫名奇妙的伤感。车子在高速路上飞快地跑着,车里坐着30多个怀着不同心事的人,他们偶尔有交谈,偶尔有说笑,而我则静静地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而故乡也在飞奔的风景中慢慢地消失了。由于班车在途中经过的每个县城都停车要客,天黑了才到南宁。那个晚上我觉得特别特别的漫长,也特别特别的失落,不知什么时候,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隐隐约约地看到路边的厂房在飞快地消逝,快了!差不多到东莞了,而我的心情也随着与东莞距离的拉近更加的激动,是高兴?失落?还是充满信心?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到了,东莞的,下车,对面是万江总站!”车老板边往里边走边大声地说。“不是说到石排吗?怎么让我们在这下呢?”一位乘客跟着大地的抗议。

“石排的到对面去坐公交车,我们要去厚街、太平、长安,给你们几分钟,再不下,我们就走了!”想必去过广东的人都有过被卖猪仔的经历,这一刻,我开始体会到了江湖险恶。提着那箱重重的行李箱,我下了车,那是我第一次站在东莞这块热土上,别人来东莞基本上只带着衣物,而我的箱子,除了衣物,还有厚厚的书籍杂志。我傻傻地站在那里,从全国各地来的大巴在我身边呼啸而过。我彻底的迷失了方向,不知道石排在哪里,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更不知道问谁,因为所见到的每一个人都在很匆忙地赶路。

突然我想到那个在车上抗议被卖猪仔的人。就在那个人差不多消失在茫茫人海的一刹那,我连忙提起那个重重的箱子,以最快的速度追上他。我不敢告诉他我也去石排,听说很多东莞有很多杀人放火、承蒙拐骗的故事,万一人家把我卖了怎么办?那个人走得很快,我紧紧地跟着,重重的箱子几乎把我的手拉断了。现在,我已经记不清楚那是哪条街了,我们上的是哪路公交车了,尽管后来我对东莞的每条街几乎了如指掌。我跟着那个人换乘了两辆公交车,七拐八弯的,到了一个叫万家福的超市,他下车,我也跟着下。

刚下公交车,一下子涌上来十几个摩的,我至今还清楚的记得他们的样子,黝黑的皮肤,粗大的手臂,说着既不是白话,也不是普通话的东莞本地话,唯一让人觉得可靠的是他们穿着类似交警执勤的发光衣的后门印着“义务治安员”的几个大字。其中一个比较热心的,掏出他的手机问我的同学,把我带到哪里去,十分钟后,他把我带到了埔新工业区,他乡遇故知,见到老同学,我两眼泪汪汪地告诉了他我的遭遇。

就这样,我到了一个离我老家差不多有一千公里的城市,这里除了我的同学,我不认识任何人,而他吃住都在工厂,加班又多,除了基本的指点也帮不上什么忙,要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生存下去,只能靠自己了,所幸的是除去路上的开支,我身上还有两千八百多元的盘缠。我在浦新工业区附近租了一个平房。这里,平房的条件还不如屌丝们常常说的城中村。一个本地人租了一块地,然后简单整平,倒水泥后垒砌起一排排的平房,没有化粪池与生活污水处理系统,臭气冲天,苍蝇满天飞。唉!不管怎么样,我已经安全的到达东莞了,这比什么都重要,毕竟平安是我们乡下人认为最重要的一点。

开始写简历,整理求职材料,听说东莞市区才有大型的人才市场,我决定去那里试试运气。可我不知道人才市场在哪里,我的同学也没有去过,跟我们一起租房子的人基本上都是普工,没有人去过市区,没有可参考的意见,我只能自己去摸索。那天我只身一人先坐车到流花车站,到了那里我随便换乘一台城巴往市区去。到了公园北门,我想,这里这么繁华应该是市区了,然后下公交车,拦下一辆迎面而来的的士。“人才市场!”我装出对东莞很熟悉的样子对司机说,是呀,如果我告诉他我不懂得路,人家会宰我呢。司机开足马力带着我穿街走巷,这里,除了四通八达的水泥路,高架桥,就是一望无际的城市建筑。而人,树木,生命在这座城市里,在这错乱的钢筋水泥中,显得那么渺小,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大约十五分钟,到了人才市场,这里人山人海,每一家招聘单位都被求职者们围得水泄不通,通道也很难走得过去,因为人太多了,我东看西看,好像也没有自己合适的职位,说到底,也不知道自己合适做什么了。这些招聘单位被人围得水泄不通,我来晚了,只能在远处看看他们招什么样的职位罢了,如果去那里等着排队面试,看着这么多的人,至少也要等半个小时以上才轮到自己。我在人流中走来走去,不知如何是好,不管什么职位,都要两三年同职工作经验,而对于刚刚从家乡来的我,却没有类似的从业经验,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也只是在一个小小的网吧做一名网管而已, 所以对于工厂来说,我还是空白,完全不知道工厂里头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最后,我不得不在被围得水泄不通的公司外面等了半小时,然后进去面试。好不容易才排到我,一两个简单的问题就把我刷下来了,而这些问题不外乎是:你有相关的工作经验吗?你为什么要应聘这个职位?我一共被公司拒绝四次,幸好最后还是有人愿意收下我的简历,说带回去看看,如果有需要的话会电话通知我去面试的,在绝望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

日子一天一天地往前走,每个周末我都如期来到人才市场,每次的结果都一样,我都不知道被拒绝了多少次,也不知道被人家拿走了多少简历而被希望多少次,而在我差不多绝望的时候,一个电话点燃我的希望:“你好,是黄春晖先生吗?”我的心“咯噔”的有点激动,莫非有公司约我去面试。“对,我就是!”接下来,对方说他们收到我的简历,他们要招一名行政助理,叫我下午两点去面试,然后还发给我一条面试地址的短信,要我到牛山工业园。我突然觉得充满希望,我甚至想象着自己已经面试上了,坐在宽敞的玻璃房里,俯视这座美丽的城市。来不及吃饭中午饭我就开始去面试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不知道换乘了多少辆公交车,也不知道问了多少人,下午两点整,终于准时到了牛山工业园。

热辣辣的太阳光似乎要把人的皮肤烤熟才罢休,又饿又渴,我买了一瓶矿泉水,然后站在公交车的站台上等着对方通知我该如何走。电话响起了,那人告诉我,他们的工厂就在附近,我按照他的指示,七拐八弯的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厂房,最后来到一个很偏僻的地方,一栋类似钉子户的楼房,坐落在一片废墟里,四周围杂草丛生。跟我想象中的雄伟厂房不同,正当我狐疑的时候,下来了一个彪悍的人,大约一米九的个头,短短的头发,布满血丝的两眼凸出。我说,我是来面试的,他要我上楼填表,差不多走到那栋楼跟前的时候,我问他怎么不见工厂的其他人呢?他说工厂正在筹备,要我先把证书给他看。突然,我意识到这是一个骗局,正当我犹豫要不要跑的时候,四个大汉从四个方向分别向我包抄过来。跑,快跑!我下意识地撒腿就跑,我头都不敢回,拼命的往前冲,我敢说,那天的速度比我荣获最后一届校运会长跑冠军的速度还要快。我似乎看到了电影《阿甘正传》里头那个傻乎乎的阿甘,也深深地为自己庆幸,虽然被骗了,可是没有让这些犯罪分子得逞,丝发毫无损失。

再次感受到江湖的险恶之后,我在石排的那个平房里睡了三天三夜,除我的同学,我不再相信这里的任何人。这天,又来一个人才市场的电话,说石排福隆第二工业区有个工厂招聘人事主管,推荐我去面试。刚刚开始,我表示坚决不去,可事后想想如因那次被骗,而不去面试的话,那我岂不是永远都找不到工作了,我决定再一次铤而走险。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我格外小心,也不主动联系面试单位,按照人才市场的介绍单上的地址前行。很快,我到了福隆工业区第二路口,然后顺着一路的厂房往里走,终于看到了那个大大招牌上的“最上电子”几个字,几辆车进进出出,门卫室里坐着几个穿制服的保安正在忙碌地核对放行条。这不可能是骗子公司吧,我豁出去了,跟保安说明来意,填写一张叫作《来访单》的表格,然后拿着那张单到人事部去报道。

接待我的是一位中等身材的湖北人,姓徐。填好履历表表之后,他开始问我一些问题。我告诉他,我确实没有相关的人事行政经验,但是我在内地管理过一个网吧,服务员加清洁工大约十来人,除了老板就是我说了算,其实这些都是我杜撰出来的。这位仁兄似乎对我有兴趣,他还问我有什么特长。我拿出那一叠我曾经在报刊杂志上发表过的文章给他看看,也许他被我的经历感动了,他竟然跟我讲人事行政是干什么的,最后他说,他做不了主,香港经理下周三回来,让我再过来面试。再来面试?!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我知道怎么做了。回到出租屋,我在路口的盗版书摊上买了一本《工厂人事行政管理务实》。这就是我唯一的希望了,我必须在下周三之前熟读这本书。

下来的日子,我像个疯子一样,用最大声的声音朗读这本书,试图着去理解书上所说的内容,白天看到晚上,晚上看到白天,除了去路边的快餐店吃饭的功夫,我都在那个又脏又臭的屋子里度过,到了第六天下午,我基本上能把这本书复述了。我想象着我以前的网吧有好几十人,然后按照那本《工厂人事行政管理务实》的关于招聘、薪酬、培训、绩效管理、员工关系、车辆管理、宿舍管理、饭堂管理的章节一一梳理。突然,我觉得我好像做过了类似的工作,这一切似曾相识。

周三上午8点整,我准时到了那家单位。面试我的是一位香港人,叫蔡先生,很年轻,很有礼貌。他问了很多很实际的问题。得益于那个湖北徐先生的指点,加上这几天的恶补,结合自己的经历跟感悟,我出奇的冷静,娓娓道来。最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蔡先生对我的民族成分很感性兴趣,他问了我很多他在这方面的疑惑。我耐心地跟他讲解关于中央的少数民族区域的自治政策。差不多两个小时过去了,他还不停地问这问那,而且都认真地记在我的履历表上。最后他看看我的履历表,突然问:“什么是预科?”(我曾经在广西民族大学读过一年的预科班)我忽发奇想,用不太标准的粤语回答他:“张学友也读过预科!”我们俩对视着几秒钟,然后哈哈大笑。

一个星期后,我收到那家公司的offer。希望明天更美好,更希望在东莞打工的日子能一切顺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回答|共 6 个

黑剑记录仪吉林省运营商李德辉

发表于 2020-9-15 18: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帮帮顶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si人订制

发表于 2020-9-15 18: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学习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隱形的網名

发表于 2020-9-15 18:28:5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帖回帖是美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雨阳

发表于 2020-9-15 18:32: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过来看看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KingLightLee

发表于 2020-9-15 18:33: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该说些什么。。。。。。就是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生美橱柜莲

发表于 2020-9-15 18:37:15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当不错,感谢无私分享精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neo

发表主题 6

热门推荐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