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东莞打工“历险记”

1369 人阅读 | 6 人回复

发表于 2020-8-18 12: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0630m7ccb1u7k1j0ux70.jpg

我到溪头时,好像是中午,时间过去太久,现在回忆,有些记不清了。

在此之前,我在厚街宝屯一个小鞋材厂里呆了两个月,那个厂只有七八十人,每天加班到深夜九十点钟,对我这第一次出门的人来说,简直要命,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加班时间,不过是小儿科。

我们当时从吉首一起出来有四五十人,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基本走得干净,有的回家,有的跳厂,我算是坚持到最后的。从吉首出发前,带队的人说过一句话:打工最难熬的是开始那两个月,如果你连两个月都坚持不了,以后不要再提打工。
我一直记得这句话,大家都跑了时,其实我也很想跑,但总觉得不甘心,当时我只想证明,我能够胜任这个工作。两个月后,我适应了流水线的生活,但是身边没有一个可以说家乡话的老乡,这让我感到非常孤单。下班时,我经常跑到附近另一条街道的胜丰鞋厂,那里有许多工人来自湘西,站在厂门口如果能听到有人用吉首话交谈,会让我十分开心,格外幸福。孤独令人发狂,我决定跳厂。
我的兜里还剩四十块钱,这是出门时母亲给我的两百块钱的最后一部分。这一点钱,让我无法跑远,也许都走不出东莞。我把藏在贴身口袋里的一张信纸拿出来,上面写满了我们村的年轻人在珠三角工作的地址,这是父亲给我的,怕我一个人在外面遇到困难,可以就近联系亲友。我看了一下,离我最近的是在溪头的表哥,我给他写了一封信,大致说了一下我的情况,表达想要投靠他的意思,重点提到我只剩四十块钱了。
一个星期后,表哥来接我。我向厂里申请急辞工,两个月工资共结算得一百三十块钱。我们坐小中巴车到溪头,原来宝屯离溪头很近,就七八站路。表哥带我吃了盘炒粉,这是我第一次见识米粉是可以炒着吃的,印象深刻。
表哥在一家台资厂里当保安,这是溪头最大的厂,专门生产泡棉材料做的凉拖鞋,在当地很有名气,想进这个厂打工的人挤得打破脑袋。到这里我才知道,我的信给表哥添了很大麻烦,他接到信后以为我在那边受苦受难,赶紧把我接来,但他无法安排我进厂。
吃完炒粉后,表哥回厂里睡觉,他上夜班。临走前一再交待我不要乱跑,说要是被治安队抓走就麻烦了。
那时候,治安队在东莞是一个疯狂而恐怖的存在。
我虽然第一次出门打工,但对东莞治安队的行为早已耳熟能详。他们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搜查看哪些人没有进厂,一律抓回治安队,然后让你通知亲友拿钱来赎,两天之内赎金是两百,到第三天就直接送往樟木头的农场里做苦工,赎金涨到上千,如果仍没有人来赎的话,让你像犯人一样在农场干半个月活,然后给你一笔只能够坐车到东莞市区的路费放你走人。
要是运气差,出来又碰到治安队,那就再次重复上述流程。所以在东莞的工业区行走,必须要学会眼观四路、耳听八方,防盗防抢防治安队。
那个下午,我哪里都不敢去,就呆在表哥他们厂门口附近。
傍晚时候,一直紧闭的厂门口打开,像放风一样,许多人从里面涌出来,三五成群,奔向外面的餐馆、小卖部、超市和游乐场,大街上顿时挤满了人,十分热闹。这时,厂门口的高音喇叭突然响起歌声,是一首闽南语歌曲,一开始那优美的旋律和咏叹式的女声伴唱便抓住了我的心。
我对那个黄昏始终记忆清晰,天空很干净,有几片火烧云,晚霞映射,将大地铺上通透的桔红,流动的人群仿佛闪耀着光辉。歌声那么恰如其分地响起来,虽然听不懂歌词,但深情、激昂、优美的旋律让我感动,仿佛灵魂受到滋润,心里涌动着说不出来的惆怅和忧伤,直想流泪。
歌曲一直重复播放,我久久站在那里,如同失魂落魄,直到表哥出来。
一见他,我就问道:“你们厂放的这首歌叫什么名字?”他说:“这是刚刚流行的一首闽南语歌,叫《爱拼才会赢》,台湾人很喜欢听,天天放。”
120631kdzjddt1d30h3dhq.jpg

那时没有旅馆,也不准经营出租房,如果没进厂,根本没地方住。晚上表哥上夜班,到半夜后,他从厂里拿出一卷铺盖,铺在厂门外绿化带内的水泥地上,让我睡在上面,绿化带刚好遮挡住,治安队开车巡逻不会看到,天麻麻亮时表哥叫醒我,把铺盖收回去。我就这样对付了一夜。
天亮了,表哥交接班并回宿舍冲凉,叫我自己去外面吃早餐。我走进一家湛江人开的小吃店里,点了一盘炒粉。
店主是个妇女,十分麻利地炒好给我端上来,味道很好,我吃得干干净净。刚吃完早餐,表哥骑着一辆自行车出来,载着我在工业区里转悠,一个工厂一个工厂地看是否有招工。招工的厂很多,可是人家都只要熟手,而我什么都不会,我们转了一个上午无果而归。
下午表哥回厂里补觉,我无处可去,就在工业区里小心翼翼地瞎逛。等到快下班时,我跑回表哥他们厂门口,《爱拼才会赢》那优美的旋律准时响起来,我沉浸在歌声里,久久不能自已。
接连三天,我每天晚上睡在马路边,上午坐表哥的自行车去找厂,下午独自漫无目的游荡,傍晚站在围墙下听《爱拼才会赢》。
我爱上炒粉的味道,一日三餐都去那湛江老板的店里吃炒粉。第三天早上,又是我第一个走进那小店,向老板娘点一盘炒粉。时间太早,里面只有我一个顾客。老板娘给我端来炒粉,突然温和问道:“你还没有进厂是吗?”我一怔,开口答说:“是的,我还在找工作。”
她没说话,转身走开了。之后每天再去,端给我的炒粉分量都特别多,堆得满满一盘子。我们再也没交谈过,但每次接过盘子时我都想哭,这是我有生以来吃过最好吃的炒粉,我永远记得那味道。

有一天,我和表哥跑到虎门镇的白沙工业区,转完整个工业区,还是没有找到愿意接收我的工厂。
我非常沮丧,表哥载我回来,车到宝塘时,我说我要下车再转转看,表哥照例嘱咐我一番,然后骑车先回去了。我一个人沿107国道慢慢往溪头方向走,太阳很大,照得我晕乎乎的,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来到溪头路口,站在天桥荫凉处准备歇一会儿。
正喘气间,一抬眼突然望见公路对面位于溪头市场牌楼下的治安队管理所里走出两个人来,一个穿着治安服装,一个像是打工者,那治安队员像拎鸡一样拖着那打工者走到马路边,一脚踹在他腿上,打工者马上跪下来,垂着脑袋,那治安队员拿出一把大剪子,在他头上咔咔乱剪,嘴里哈哈大笑。打工者像木偶似的一动不动,只看见碎发纷飞,他的头上像老鼠啃过一样,坑坑洼洼不成样子。那治安队员剪了半晌,突然转过头来看向马路这边,一脸狞笑。
我骇得魂飞魄散,不敢再看,飞也似地逃走了。
那天傍晚,我站在表哥他们厂围墙下,一遍又一遍听着《爱拼才会赢》,感觉歌声是那样悲怆,旋律里分明有一股力量被刻意压抑,拼命左冲右突却无法发泄出来。
我暗自决定,今晚在溪头马路边再睡一夜,明天我就向表哥借一笔路费,然后离开东莞回吉首。
半夜后,表哥又拿出铺盖来,我刚躺在水泥地上没多久,一男一女从外面走来,叫着表哥名字请他帮忙开门。表哥打开门,两人抬脚准备进去,那女的突然看见我,开口问表哥:“这个人是谁,怎么睡在这里?”
表哥回答:“是我表弟,还没进厂。”那女的说:“没去找厂吗?”表哥道:“找了,没找到,原想过来进我们厂的,哪知道我们厂一直没招工。”那女的看了我几眼,语带怜惜地叹了口气,然后对表哥说:“明天早上上班后,你带他进来填表吧。”
说完两人便进去了。表哥喜出望外,等他们走远了才告诉我说,这一男一女是郴州人,那女的是厂里的人事主管,都是湖南老乡。
第二天,我跟表哥进了厂,终于结束了每夜睡马路每天吃炒粉的日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共 6 个

1005126237

发表于 2020-8-18 12: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手一抖,钱钱到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这是爆料?

发表于 2020-8-18 12: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 收益 匪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国安在我心中n1

发表于 2020-8-18 12: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帮帮顶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饿爱情连连

发表于 2020-8-18 12: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道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企鹅1046642669

发表于 2020-8-18 12: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个凑数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裳彘汆楼b8f

发表于 2020-8-18 12: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沙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洞庭秋月

发表主题 0

热门推荐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