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掉队的中年人

1284 人阅读 | 6 人回复

发表于 2020-8-17 13: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事时间:2019年

故事地点:北京、上海
图 | 北京傍晚
132644iwt99s9sl9a1aa2j.jpg

处理危机公关的日子,我和昭叔一起连着熬了四五天的夜,不仅聊熟络了,对他还慢慢有了些战友之感。他调侃,给公司惹事的人很聪明,留下各种录音、截图的证据,叫人拿他没办法,“如果你想做个聪明的年轻人,可以学学他,维权有很多种方式。”从过往经历得知,这一年的年中,我们都有一场不愉快的被裁员经历。他的公司试用期6个月,当牛做马大半年后,领导突然换了,一班子人被变相辞退。他不死心地等着转正,新领导直接告诉他:“你不适合”。在另一家公司,同样的事情真切地发生在我身上,连画面都似曾相识。我对他的亲切感瞬间倍增,觉得他不仅是同事战友,还是同一条线上的天涯沦落人。此后,我们中午常约着一起吃饭,他喜欢吃面,我爱吃米,他喜欢大个的红烧狮子头,我喜欢小块的炸鸡。吃饭时,我们聊起许多工作之外的事情,比如他的老家。昭叔的老家在河南信阳的一个农村里,因为没有买车,每次回去都很麻烦。作为那个年代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他一直很骄傲,只是这些年回去的少。有那么几年他运气好,房价暴涨之前,在北京买了栋五十来平的房子,不久后又阴差阳错搞到外地人梦寐以求的北京户口。按信阳老家的标准来说,或者照北京千万人口的北漂来说,他已经算成功的案例。有时候,昭叔也很怀念老家,想起父亲母亲种着田将自己供出去,自己却回报得很少,便觉得满心羞愧。他很早就开始写文章、写日记,内容大多是关于老家的人和故事,担心在北京的高楼大厦里穿梭久了,遗忘那些珍贵的东西。有一次吃饭的时候,他说:“我看了你写的文章,有些挺好的,羡慕你这种将一切记录下来的能力。”这是他第一次夸我,只有我们两个人,非常真诚的、当着我的面儿。当着别人的面,他也夸过我,只是相对差了点味道。比如有一回,我们和老板聊天,他说:“我觉得小林非常优秀,她的作品已经证明了写作上的能力,年纪轻轻能像她这样的人很少,她可以专注做这方面的事情。”老板说:“是的,我还打算把媒体关系交给她,未来我们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关系网,这个让她主导去做。”他目瞪口呆,愣在那里。我坐在他对面,回想起面试的时候,两人分别向老板表达过自己对未来工作的期待。我说,我愿意承担一些必要的文字输出工作,但绝不想在公司变成写稿机器,如果这样,为什么不重回媒体。他说,我做公关很多年,积累了很多资源,最擅长的是媒体关系和舆情,希望等这摊事儿过去以后,老板能把这些交给我来主导——这些只是最初的期许,老板很聪明,没拒绝,也没点头答应。我们俩的情况实在尴尬,同一天同一个职位招进两个人,基于过去的职场经验,我总觉得这是一场考验。谁最后干得好就留下谁,另一个利落地收拾东西再见。不仅我感受到了,他也这么感觉。于是他卯足了劲,想让我充当一个写稿的角色,我却意外抢了他最想干的活,他脸色很难看。和老板闲聊完下楼,我问他:“你怎么了?”他摇头,说没事儿。
132645d6h1117h7u7d77dr.jpg

图 | 下午茶
132645vei8ej25erxdtz4r.jpg


11月,部门去上海总部做培训。正式培训前一晚,我们拜访了一位圈内资深人士,同他一道共进晚餐。
昭叔特别高兴,饭桌上喝了点酒,熏得脸都红了。他谈起近期的时事热点,点了根烟,烟雾一圈一圈往外吐,“老师,咱们等下一定要加微信,我对您的各种看法太认同了,上海北京才多远,咱们一定要多交流。”
他不仅加了微信,晚上回去后,在酒店房间改ppt到深夜。
第二天九点培训,昭叔打头阵,ppt突然变了,他对内容的熟稔程度大不如在北京的时候。时不时磕巴、自我纠正,晚上没睡好,脸上不知是紧张冒出的汗还是熬夜未净的油,在投影幽暗的灯光下如同鬼魅。
场子冷得不像样,所有人都盯着手机。老板气得脸都绿了,给我发微信:“周昭的内容是不是改了?”我冒出一身冷汗,不知道怎么回复。这位快四十的同事显然犯了另一个大忌,做重大决定前不经过老板同意。
“我想让他走了,到试用期。”老板说。
此时我和昭叔还处于争吵完的冷战中,僵持着很难受。老板在气头上,倘若就地开除,机票都不给报。这是最恶劣的情况了。我担心它真的会发生,决定回酒店后找他喝酒。
“对不起,那天我话说太重了。”我说。
“没事儿,我也想跟你道歉来着。我是直男,不理解我说的那些话错在哪里,后来问我媳妇,经她一解释,好像真是那么回事。我前一段是害了你了。”
在酒店十九楼的天台上,我们各自拧开一罐啤酒。昭叔酒量非常不好,不一会儿就上头,慢慢地话多起来。
他说:“其实那天和老板闲聊,她的那些话,关于工作板块的划分我很不高兴。我以为你私底下和她说了,她才决定这么做。我想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心机怎么这么深,快赶上职场里的老油条了。”
“我理解你的想法,情理之中。但事实确实不是这样,我什么也没有做。”
他笑了,撩起额前的头发:“你看,我的发际线都不像样了,我老了。”
像女人对皱纹的烦恼一样,发际线大约是所有中年男人为之伤心的一件事,昭叔也不例外。他留了摊参差不齐的刘海,每次汇报工作都有意识地甩动起来,努力使自己看起来年轻。
“你真是挺厉害,少见年轻人像你这样沉得住气。每次看见你,我就想到自己,过去那些年是不是太失败了?我现在快四十了,和你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你倒是很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身后全是大山,房子、车子、老婆,我还没生孩子,不过马上就有了,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我啊,被压得快喘不过气了。”
他叹了口气,我也随着叹了口气。
早前听他说过,房子在通州北关,每天上班挤一个半小时地铁,到公司的时候,双肩包被地铁的人流挤成一条干瘪的线。
他是晚婚族,不敢养孩子,但家里三代单传,到他这里断了实在说不过去。老家的父母早年表态,可以不赡养,不回乡,但绝不能不生孩子。
十一月的上海已经很冷,天台风大,吹得他瑟缩起裸露的脖子。室外天黑,此刻终于看不清脸上常年泛着油光,这个一米七五壮汉蜷缩着,像犯了错,手足无措的孩子。
我也觉着冷了,将自己蜷缩起来。心里想,倘若真如他所说沉得住气,就不会同他直面吵架,更不会说出不知轻重的话了。
132645ep8ujzpw7p6amdzu.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共 6 个

叶子一张

发表于 2020-8-18 09:07: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楼主您辛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道别来往

发表于 2020-8-18 09: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sksakura

发表于 2020-8-18 09: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该说些什么。。。。。。就是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18200795443

发表于 2020-8-18 09: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企鹅1046642669

发表于 2020-8-18 09: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个凑数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cjibjgsiz

发表于 2020-8-18 09: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 学习了 确实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洞庭秋月

发表主题 0

热门推荐

发帖